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韶华弹指间5深夜惊魂

导读:上一篇 :《 韶华弹指间1 恐怖 深林 》+《 韶华弹指间2萧府管家 》+《 韶华弹指间3亦真亦幻 》+《 韶华弹指间4痴男怨女 》 洪梅跑出萧府,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身处何地,四周杂草丛生,一片荒凉,想往回走,却早已辨不清来路,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厚厚的云层,无尽
上一篇:《韶华弹指间1 恐怖深林》+《韶华弹指间2萧府管家》+《韶华弹指间3亦真亦幻》+《韶华弹指间4痴男怨女

洪梅跑出萧府,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身处何地,四周杂草丛生,一片荒凉,想往回走,却早已辨不清来路,月亮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厚厚的云层,无尽的黑暗将她吞噬,她心底升起一股恐惧,却只能硬起头皮继续往前走。

  约莫走了半炷香时间,月亮终于从云里探出了头,洪梅远远瞧见前方有一座屋舍,孤立在这荒野中,有几分突兀,透出几分诡异,她稍稍迟疑了一下,还是朝那屋舍走过去。

  走至屋舍前,正待敲门,门却刚好开了,走出一个老妪,慈眉善目,她上下打量着洪梅,柔声道:“姑娘过路的吧?夜深露重,快进来歇歇脚!”说罢便伸手拉住洪梅,洪梅感觉老妪的手很凉,但见她如此殷勤,心底顿生几分暖意,便随老妪进了屋。

  屋里点着油灯,如豆的灯芯泛着昏黄的微光,照出巴掌大的地方,洪梅觉得屋里的寒气似乎比屋外还重了些许,不禁打了个冷颤。

  “舍下贫寒简陋,姑娘就将就一宿,明早再赶路吧!”老妪说罢,将洪梅领至一间厢房,“床小褥单,望姑娘不要嫌弃,早些歇息吧!”

洪梅向老妪道了谢,老妪留下油灯便离开了。

  这床板实在是硬,将洪梅的背硌得疼,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朦胧中感觉有个什么冰凉的东西碰触到她的脸,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借着昏黄的灯光,看到那个老妪趴在床边,伸出舌头,那舌头足有三尺长,正舔着她的脸,还有涎水不断滴落。

  洪梅吓得一声尖叫,仔细一看,自己竟然躺在棺材里,旁边还睡着一个人,赫然就是那老妪,紧闭着双眼,熟睡的模样,但是站在棺材旁边、耷拉着舌头的又是谁?难道是……老妪的鬼魂?

  耷拉着长舌的老妪伸出双手,十指的指甲黑而尖长,朝着洪梅的咽喉慢慢逼近。

  “姑娘,老身好寂寞,你来陪陪老身吧!”老妪的双手快速落下,洪梅本能一个翻身,趴在身旁的老妪身上,紧接着爬起来,手忙脚乱地爬出棺材,拼命向外跑去。而那鬼魂的长指甲深深嵌入棺材底,拔也拔不出来,她一边使劲拔着指甲,一边高喊:“姑娘,你不要走,陪陪老身哪!”

  洪梅没命地跑,终于看到了大门,屋外有道月光透进来。

  此刻,老妪的鬼魂也将指甲从棺材底拔了出来,但是有几片指甲硬生生地被拽得脱落,痛得老妪不断嚎叫。

  眼看洪梅就要出了门,一条腿已经迈出了门槛,老妪从背后扑上来,死死抱住她还没迈出门槛的腿,把她往屋里拽。洪梅摔倒在地,双手扳住门扇,高喊着救命。

  “姑娘,老身没人陪,好孤单,好可怜哪,你就留下来吧!”老妪的长指甲深深嵌入洪梅的小腿,染红了她雪白的裙裾,她又痛又怕,终于筋疲力尽,晕了过去。这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声鸡鸣,原来天已经亮了,老妪突然化作一阵轻烟消失不见。

  当洪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倒在一座荒塚的墓碑旁,双腿埋在土中,她费了好大劲儿,终于将腿从土中弄出来,想起之前的事,不免一阵胆寒,看看天色,似乎将晚,难道自己昏睡了一天?

  阴风呼呼地吹着,她又冷又饿,不知欲往何处,心里默念着萧柏的名字,就算他是妖又怎么样?这么些年,他对她宠爱有加,百般疼爱,此刻,她格外怀念他温暖宽厚的胸膛。

  天色愈来愈暗,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好多人,他们脚不沾地,将洪梅团团围住,有的拉她的胳膊,有的扯她的头发,有的掐她的脸,“走开,走开!不要碰我!”她尖叫着,挥舞着双手,那些人发出“咯咯”的怪笑,笑声震荡着她的耳膜。

  “你们这些小鬼,通通受死吧!”一团浓浓的黑烟从地下冒出来,渐渐凝聚成人的模样,披头散发,血红的双眼,他张开大嘴,猛地一吸,围绕着红梅的鬼魂便扭曲着身子,纷纷被他吸入口中,“被冥王那老儿囚禁了一千多年,本王终于重见天日啦!”他哈哈大笑着,笑声震得地动山摇。原来这披头散发的怪物是冥司的恶鬼,自称鬼王,一千多年前,在冥司造反,企图霸占冥王的宝座,称霸地府,不料棋差一着,被冥王重伤,打入十九层地狱,这一关就是一千多年,此次趁着七月十五鬼门大开之时,逃出冥界。

  鬼王阴鸷的双眼扫了扫洪梅,沉声道:“这女娃不错,至阴之体,吃了她的魂魄,定然有助于本王增强功力!”鬼王张开双手,掌中生出强劲的吸力,意欲吸出洪梅的魂魄。

  夜幕中又冲出一道黑光,化作一个男子,身穿黑袍,黑袍男子的左右眼角有几道黑色条纹伸展至鬓角,他是猫族的王,曾命萧柏献出洪梅,萧柏不从,遂被他打伤。

  猫王摊开双手,掌中同样生出巨大的吸力,两股不同方向的吸力同时吸着洪梅,她痛苦难当,高喊道:“阿柏,莫大哥,救我!”

鬼王看了对面的猫王一眼,怒道:“怎么?你这妖物也想来分一杯羹吗?”说着,加强掌中的吸力。

  洪梅的魂魄渐渐脱离她的肉体,被鬼王吸了过去,而肉身则被猫王虏获,猫王笑道:“如此甚好!咱们各取所需,你得魂魄,我得尸身!”说罢,携着洪梅的尸身疾飞而去。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