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我在加气站的灵异经历3拜师学艺

导读:上一篇: 《 我在加气站的灵异经历2午夜惊魂 》 经过了僵尸事件以后已经过了5天时间了,由于加气站刚建成又没有客户,我和小晨子天天在这里大眼瞪小眼没事干。我们心里对那个僵尸虽然还心有余悸,但是也不那么害怕了。而我们有没有事干就去和看大门的梁大爷聊天,我们
上一篇:我在加气站的灵异经历2午夜惊魂

 经过了僵尸事件以后已经过了5天时间了,由于加气站刚建成又没有客户,我和小晨子天天在这里大眼瞪小眼——没事干。我们心里对那个僵尸虽然还心有余悸,但是也不那么害怕了。而我们有没有事干就去和看大门的梁大爷聊天,我们和梁大爷也愈来愈熟悉了。在我和小晨子的死缠烂打之下,梁大爷也答应收我们为徒。

 吃过了早饭我和小晨子去找梁大爷,还没到梁大爷的门口小晨子就叫起来了:师傅...徒弟们来看你了。梁大爷的声音响起:进来吧。

 进门以后小晨子说:师傅,既然您收我们为徒了,那我们都是五好青年,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是讲三美四德的好少年,我们是每天都读毛主席语录,坚持走邓小平同志一国两制,江民同志三个代表,胡锦涛同志以民为主,习近平同志反腐倡廉的重要思想......

 梁大爷听到这里赶紧打断了小晨子的话说:不用那么麻烦,你们也不用给我敬茶。我在师傅羽化以后也还俗了,我所在的门派也没剩几个人了,我是师承五行阴阳门,而那天晚上我用来打僵尸的尺子叫做“阴阳尺”,是我们门派门主的信物顾名思义既可以客人也可以客鬼。边说便从抽屉里拿出了那把尺子给我们看。

 我刚要用手拿,梁大爷赶紧把尺子抽了回去,急着说道:你们现在还不能拿,驾驭不了他,这把尺子有很大的灵力,而相对应的阴的一头可以客鬼,阳的一面可以客人。

 小晨子问: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拿这把尺子啊。梁大爷说到:这要看你们先天的天赋和你们后期修炼的能力。还有你们以后不要叫我师傅,还是叫我梁大爷吧,毕竟我是看和你们俩投缘,也是想把手艺给传下去。

 我们俩异口同声的说好的师傅...

 梁大爷瞪了我们一眼,又从抽屉里面拿出一本泛黄的书交给我们说道:这是口诀你们要全部都背过,在书的后几页是“符”的画法你们也要学会,争取要烂熟于心。我们门派的“符”不像道教的“符纸|”要用朱砂黑狗血鸡血混合起来写到黄纸上,我们门派的“符”是要靠灵力用中指和食指并起来来画,也不用非要写道黄纸上,可以写到任何的物体上,必要时候也可以咬破中指混合人血来写,“中指血”阳气最大。好了你们回去开始学吧,我会不定期检查你们的。

 我们俩高高兴兴的回到值班室,信心满满的开始学。一翻开书,“我勒个去”,坑爹啊,书页不大密密麻麻的全是字。瞬间头都大了,这么多字,怎么背啊,幸亏全书加起来也就十几页,要不然还真没信心学。

 转眼十几天过去了,虽然字比较多,但还是背的七七八八,“符”也画的差不多了,虽然连自己也认不出来。

 在学习的这几天由于气站没有车辆加气,(领导也是急得快发神经病了)我们没有事干,就在停车场里数车玩。最让我们奇怪的就是有一辆斯太尔半挂是“鄂”字开头的车牌,在停车场里被扣住半个月了一直没人来办手续开走。

 早上刚吃完饭,就看到停车场里停着3辆公安的车,我奇怪地问小车子:咱停车场里有交警的、有交通的、挺正常,但是怎么会有公安的车?小车子说:谁知道啊,也许是联合执法呢。

 没过一支烟的功夫,只见有七八个公安和停车场的工作人员从停车场警务室出来了,手里拿了相机等等一下东西就往那辆“鄂”字开头的斯太尔车旁走去,我也回头叫上小晨子:走一起去看看热闹去。

 我们走到旁边一看梁大爷也在,刚要打声招呼,梁大爷用手势打了一个噤声的意思我们就没有说话,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只听见有几个警察在说:这就是支队上报的盗抢车辆啊,已经被抢了一个月了吧?另一个警察说道:恩,一个月多了这是辆破车也没有安装GPS,司机也失踪了,幸亏被交通给查住了,要不然还真不好待,不过车上的几个人在停车场趁乱跑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回交通上的人算是办了点人事。

 警察对停车场的老板说道:麻烦你把车上的石子给卸下来,我们把头给拖回局里去。

 停车场的老板笑眯眯的说道:好的,马上就卸车。说完一回头对后面的几个停车场的工作人员说道:卸车吧直接把石子给卸到旁边就可以。

 那几个人说干就干其中有一个爬上车兜定上去开车兜上的门,不一会的功夫四扇门都打开了,石子像水一样迅速的往下流,也就一支烟的功夫,从车的中间部位掉下来一个黑色袋子很长,大家都在疑惑这时什么东西啊。

 警察这时候过去了把那个袋子从一头打开,这一打开不要紧,啊有好几个人都尖叫了一声。我和小晨子一看,心里也不由得一阵快跳。这不是一个人头吗?那这个袋子里难道是一具尸体。警察也吓得赶紧松开了手,马上就把我们这些人驱离了现场。

 我和小晨子还有梁大爷往回走,小晨子给一人递了一支烟,点上烟后,小晨子说到:这都是些什么事啊,怎么会有死人呢?我和梁大爷都没有说话,只是梁大爷的眉头紧锁着。

 过了半个小时又来了好多的警车,我和小晨子也没有再去过问就回屋里继续练习画“符”了。一直到了下午7点钟了警察还没走,我和小车子起身去食堂准备吃饭,一路无话,到了食堂以后看到了梁大爷,梁大爷对我们一笑凑过来对我们小声说道:你们知道吗?车上的那具尸体就是司机本人已经死了一个月了,现在天冷还没怎么样变臭。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