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狠多爱

导读:初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摇滚版的《送别》在学校大礼堂里回荡,毕业生们纷纷哭了。尽管校长三令五申不准在毕业前夕撕书、砸热水瓶、砸电视、从楼上扔电脑、打架、酗酒、
初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摇滚版的《送别》在学校大礼堂里回荡,毕业生们纷纷哭了。尽管校长三令五申不准在毕业前夕撕书、砸热水瓶、砸电视、从楼上扔电脑、打架、酗酒、滥交,但要离开生活了四年的学校和兄弟姐妹,除了书呆子,其他人都压抑得不行。听到这首校园新生组成的黑天鹅乐队演奏得这么带劲,大家都扯着嗓子挥着手热泪盈眶,恋人们抱头痛哭。虽然现在就要跟别人的老公或老婆分手了,但自己的老公或老婆还不知道在哪里,能做一次少一次,快活一秒是一秒。

台上的主唱夏诗琳看着沸腾的场面,激动得想撒尿。这是乐队第一次公开演出,一学期辛苦的排练总算有所回报,很开心,于是把身上的牛仔外套一把丢下台。

“你们爱我吗?我要很多很多爱!”

许多男生疯抢衣服。学校保安沉不住气了。

夏诗琳只剩一条热裤和黑色抹胸,胸虽然不是G奶却也傲然,一手掌握的尺寸配上略悲伤略迷离的灯光,让人想入非非;背后的纹身赫然,黑色的鸟儿骄傲飞翔;眼神里满是孤独;肩胛骨显得瘦弱。

这个纹身对于夏诗琳的意义非同一般,那是为了纪念已经离开自己十年的母亲。

鼓手许才捷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本能的欲望,但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漠。

张大强的贝斯还是没有停,他喜欢这种氛围,心里开始盘算着下一场到隔壁学校演出的事情,不知道那边的女生会不会上来索要签名?给不给?索吻是不是也要给?要是索身怎么办?如果是自己喜欢的那种类型……

再热闹的场景终归要散去。经过了这样一个大高潮,台下的同学似乎有点儿疲软,接下来的合唱和独唱以及魔术节目,收获的掌声稀稀拉拉,让演员们很尴尬。在诗朗诵这个环节的时候,竟然有人发嘘。

换好衣服到后台,张大强和许才捷说一起出去宵夜。夏诗琳皱眉,示意让他们小声点儿,然后说:“你们先去兵兵烧烤,我把节目看完就来。”

许才捷体贴地把自己的外套给夏诗琳披上,介于男生和男人之间的汗味扑面而来。兄弟们总是这么贴心。张大强还丢了一包纸巾在自己身上,都是好男人啊。

画着桃红色口红的蜈蚣头主持人上来说了一个很冷的笑话:“远处缓缓驶来一辆汽车,老太太瞅准时机,在汽车越来越近的一刹那,躺倒在地。刹车,司机下来了,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老太太,诡异地笑了笑,凑到老太太耳边说了一句话。老太太立刻站起来,连身上的土都来不及抖干净,就一溜烟跑了。同学们,大家可能猜到了,司机对老太太说的是‘我是弹钢琴的’……接下来请欣赏英文系徐紫欣同学的钢琴演奏《天使的小夜曲》。”

夏诗琳觉得冷飕飕的,一团黑影从眼前掠过。

几乎没有人鼓掌,除了坐在旁边的那个男生。他拼命地拍着手,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

夏诗琳被掌声吸引住了。

“你女朋友啊?”

男生侧过身来点了点头。

“《天使的小夜曲》,我的娘啊!胎教钢琴曲,真会选歌。”夏诗琳的黑色眼线有点儿被汗水融化。她带着少许嘲讽自言自语地看着台上那个长发披肩、白纱吊带裙的宛如公主一样的女生,说她像公主是因为她的头上居然戴了一顶镶钻小皇冠。竟然是皇冠!

“你的《送别》也不错,我也鼓掌了。”男生长着一张亲切的脸,五官是夏诗琳喜欢的那种,并不浓烈的眉毛,凸凸的鼻子,细长手指,身上的气味让人联想起清新的小黄瓜。

“你们看起来很般配。”夏诗琳把手机调成振动状态。

“你是哪个系的?”

“数学系。”

“怎么称呼你啊?”

夏诗琳笑了笑:“夏诗琳,‘吓死您’,哈哈……”

这一笑把前排打瞌睡的两个男生吵醒了,回头诧异地看了看她。

“我叫李明哲。”

“明哲保身?哪个系的?”

徐紫欣的钢琴曲弹完了。夏诗琳提醒说:“你女朋友的钢琴曲总算弹完了,我也走了。有空你来兵兵酒吧宵夜吧。”

徐紫欣气鼓鼓地坐到李明哲旁边的空位上,座位上热热的。

夏诗琳这会儿已经开始跟张大强他们吹瓶子了,咕嘟咕嘟一口喝下去大半瓶冰冻啤酒,打着酒嗝,吹着牛说着笑话。烟雾缭绕中,夏诗琳觉得人生如此,就该享乐当下,管他明天在哪里,于是吼着:“妍姐,拿酒,一箱冰冻的。”

兵兵烧烤酒吧的老板娘张妍风韵犹存,她倒不介意这帮孩子闹腾。夏诗琳的父亲跟自己是老同学,开这间酒吧也是为了自己年轻时的梦想。她念书的时候就特喜欢吃烧烤,微焦的茄子一分为二,里面下了蒜汁和辣椒酱,米粒一般的肉沫被烤得热情洋溢。少女时期,一下晚自习,同学们就到路边去烤羊肉串、茄子和金针菇,被烟呛得流泪也不在乎,回去就对着镜子挤痘痘,一边发誓说再不吃烧烤了。夏至也给自己买过几串香喷喷的肉串,可惜到底还是娶了同班那个苗条貌美的春芬。夏至配春芬,真好。

参加完夏诗琳的十周岁生日后,春芬突然逝去。所以女人的名字不能太好听,老天爷要妒忌的。春芬死于自杀,生活那么安逸却要从高高的楼上飞身跳下。夏至悲痛之余,把夏诗琳当公主一样养,从来不干涉她的喜好,摇滚、纹身、交男朋友从不说教。

张妍的兵兵烧烤酒吧开业的那天,夏至出现时,张妍转过头哭了。青春如此美好短暂,再遇见已是两鬓白发、面容松弛,法令纹像括弧。

“我们结婚吧。”

“算了,女儿还没毕业,不想让她伤心。”

心里堵得慌,一口气在喉咙里咽不下,犹如往事。张妍端起吧台的玻璃杯,用浓烈的酒精抚慰不平静的心。

夏诗琳弯腰拿酒时瞅见四只脚走进来——米色蝴蝶结高跟鞋,另外两只是运动鞋。她抬起头,刚好跟李明哲的目光相遇。

夏诗琳忽然脸红,脸红之余也不忘说,“你好。”

李明哲愣了一下,说道:“你在这里。”

同行的徐紫欣有点儿诧异,眼神里似乎在问:“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李明哲赶紧解释:“这位同学叫夏诗琳,刚才表演那首摇滚版《送别》的。”

徐紫欣打量了一下夏诗琳,优雅地伸出手:“你好,你的表演不错!不过我不大喜欢摇滚这玩意,太吵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