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锒铛

导读:锒铛,只是入狱的一种声响。 题记 (一) 苏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巨大的容器里,好像一个火锅。没错,一个正在运作的大火锅!苏默当然不知道火锅有多么热,但他相信这里一定比火锅还热,滚烫的热气几乎可以蒸发他的灵魂,他所有的思维都被一种难以名状的灼热感
锒铛,只是入狱的一种声响。

——题记

(一)

苏默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巨大的容器里,好像一个火锅。没错,一个正在运作的大火锅!苏默当然不知道火锅有多么热,但他相信这里一定比火锅还热,滚烫的热气几乎可以蒸发他的灵魂,他所有的思维都被一种难以名状的灼热感所占据。好热!好热!他努力让自己的精神集中起来,交汇于一点,很本能地,他感觉到若不这样做不用多久他就会消散。

等等……消散?苏默打了个激灵,怎么会突然用到这样一个词语。此刻,一声犀利的惨叫打断了他的思索,只见不远处一个透明的人形胶状体不知怎么就燃烧起来了,蓝色的火焰迅速覆盖了全身,那个胶状体不停地扭动,翻滚,两只类似于手爪的东西拼命地刨着地,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又一次,苏默感受到了本能的存在,他惊恐的看着那团蓝色的火焰,双脚不听使唤地向后退。“为什么会这样?”他已经发现自己对于身体的支配权力极其微弱,那个本能的力量在不经意间已经被放到到了一个恐怖的倍数。

“喂,小子,你快撞到我了!啧啧”苏默终于听到了同类的声音。他四下寻找,可眼前仅有一个蓝色的胶状体。“小子,不用找了,啧啧,我就在你面前。”那个蓝色的胶状体说道。苏默被吓了一跳,可是他又无法轻易控制自己的双腿,只能站在原地,像是做错了事情被父母发现的孩子——怀着一颗打颤的灵魂。

“啧啧,小子,你是新来的吧,难怪,新来的都这样,你看看你自己的手和身体,然后就会感觉好很多。啧啧。”那个蓝色的胶状体说。

苏默举起双手,霍地看见如出一辙的蓝色胶状体,心中一慌神,一股蓝色的火焰就窜了起来。

蓝色胶状体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叫道:“啧啧,快,快,小子!快点集中精神,在地狱里不集中精神的灵魂会很快地消散掉。啧啧”

可是,苏默身上的火焰并未得到控制。他的脑袋昏昏沉沉地,眼前仿佛又回到了原来的家里,美丽的妻子,优秀的儿子。慢慢地,自己的视力似乎越来越差,思维像是被火锅煮了,闷哄哄一团,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什么。

“妈的,这小子竟然还保留着前世的记忆?这下糟了,估计要死翘翘了,啧啧。”蓝色胶状体停止了叫喊,有些遗憾的望着燃烧苏默。蓝色的火焰像是女巫的裙摆,轻轻舞动,带走他一丝一毫的清醒。

卖货郎苏默从一扇门里走了进去,大老板苏默从直升飞机上下来,明星苏默牵着国色天香的女友,作家苏默被全世界人尊敬,老公苏默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儿子苏默为父母在外面奔波,天才苏默把老师气个半死,婴儿苏默biu地一下回归到生命的原点。

有一个声音传来“苏默一生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让我们将他铭记,并且将他的精神发扬光大。”然后是雷动的掌声与人们无言的泪水。

苏默告诉自己他应该很高兴能留下这么多财富给后人,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死都死了,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这时,天使苏默掉了下来,一把拉住他的衣领,恨恨的说:“苏默,你这个贪官污吏,这辈子注定要下地狱。”

他猛然想起,自己原来还是在地狱啊。

(二)

“苏默!”马面很有威严地喊道。

一群小鬼压着苏默踉踉跄跄走到一个大转盘的旁边,马面从转盘里拿出一支红色的笔,然后在苏默背后画了些什么。“下一个!”小鬼压着苏默继续往前走。

现在,苏默连抬起一根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的周围越来越热,连小鬼们都有些按耐不住了,叽里咕噜地在那边抱怨。又一次,很本能地,苏默产生了对于前方的畏惧,虽然还不确定前面是什么,但他已经感觉到了害怕,这是一种比直觉更难以表达的东西。

于是,他的身体又不受控制了,好像突然变成了金刚,不停地拍打胸部。小鬼们嘿嘿嘿地嘲笑苏默,不过也没有做出什么别的反应,他们早已见怪不该了,就当看马戏好了。不久,一阵疲惫袭来,苏默听间脑袋里有人拉电源的声音,瞬间失去知觉。

他是被热醒的,这种该觉只有在当年还未装上空调的乡下老宅里才感觉到,此外,他脚上也被带上了镣铐,叮叮当当的发出声响。小鬼们带着苏默正接近一处火山口,至少是一处很像火山口的地方,他们将苏默带到火山口的边缘,对着他又是嘿嘿一笑,只听“锒铛”——苏默的身体化为了无数水珠,水珠在化为分子,分子像溶咖啡一般渗入岩浆里。

苏默不是没有感觉的,他看的卖货郎苏默竟然是一个间谍,大老板苏默因为偷税被抓,明星苏默是个感情骗子,儿子苏默贪图父亲的家财,父亲苏默根本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精神病,婴儿苏默被打胎药掐死在腹中。

“啊!!!”除了惊恐之外,苏默发现唯一可以说是好消息的是他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这种感觉真好,好像又活着了一样。这时,天使苏默又来了,他指了指下面,问,苏默,你看那时什么?

只见,滚烫的岩浆翻滚着火舌——苏默不见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