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 - 加入收藏 励志中文网()网络新段子,励志好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讲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豢灵人5-旅行

导读:上篇 :《 豢灵人4-噬魂者 》 转眼间,过年了。过年这几天,我突然发现周围的执念鬼变得多了起来。后来我问小磊才知道,原来维持人间平衡的神仙也是要放假的,所以就在这过年的几天回去交差去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小磊说的有没有道理,或许是这家伙在胡吹也不一定。 过完
上篇:《豢灵人4-噬魂者

转眼间,过年了。过年这几天,我突然发现周围的执念鬼变得多了起来。后来我问小磊才知道,原来维持人间平衡的神仙也是要放假的,所以就在这过年的几天回去交差去了。其实我也不知道小磊说的有没有道理,或许是这家伙在胡吹也不一定。

过完年之后闲的很是无聊,年前生意不少,倒是让我赚了不少,也收集了不少的魂珠可是小玲却没有一点要恢复的样子。所以这几天我一直闷闷不乐,有的时候突然就会对未来失去信心。小磊可能看出了我这几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年初二的一大早,就屁颠屁颠的来到我家,竟然把晨晨也带来了,身后还跟着个小姑娘。  

“哎呦,小磊,晨晨快进来坐。这位姑娘是?”我睡眼惺忪的开了门,一看是他们也吃了一惊。  

“这是我女朋友小蝶,念哥,过年这几天实在闲的无聊,要不我们几个今天去旅游吧,车票都买好了。”小磊一进屋就猴急的说道。  

我听到小磊的话很是鄙视这孩子的脑子都装了什么,便说道:“你他娘的有病吧,有谁过年出去旅游的。”  

“念哥,这几天我看你的心情不是很好,就想反正大家在家无聊就出去玩玩呗!”小磊委屈的说道。  

其实我嘴上这么说听了小磊的话后我心里也很是感动,在我心里也把他当做了我最好的兄弟。“那到哪里玩好呢?”我问道。  

“黑竹沟怎么样?听说这个地方可不一般啊!”小磊神秘的说道。  

关于黑竹沟我们在网上搜到了不少的信息。黑竹沟位于乐山市峨边彝族自治县境内,美姑线山18公里处的密林深处,面积约180平方公里,生态原始、物种珍稀、景观独特神奇。当地乡名:斯豁,即死亡之谷。听说国民党当年仗着武器精良就贸然进入黑竹沟,结果无一人生还。近些年来也有不少的人畜失踪的案件。

听了小磊的话,我们很快就准备好了东西出发了。这次是纯属探险,由于怕出现意外我们也带了不少的野外生存装备,像是战术手电筒,专用登山绳索,压缩干粮等等。  

做了一天的火车,我们却满心的激动,就连那两个姑娘也是,看来这两个姑娘确实不是省油的灯啊。起先我们准备雇用一个当地导游的,结果当我们来到黑竹沟景点时,最先惊呆的是小磊。“念哥,这里的风水不简单啊!要说这是这个省的灵脉都不为过。”我也赞同的点点头,看这山川的走势,感觉这里的风水一半的帝王都配不上。可是奇怪的是这里为什么总是发生怪事呢!最后经过我们的商量,我们打算亲自走一趟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怪事。  

做这个决定我们是有考虑的,首先这里所发生的人畜失踪的事件必定与这里的特殊的风水有关。我们这样的人嘛总是对这些感兴趣。就这样我们就盲目的进入到了山林里面,后来才意识到这个决定真是太错误了。首先在黑竹沟这里植物十分茂密,根本就找不到路,而且这边的磁场很乱,重重山峦雾气缭绕让人感觉如入鬼镜一样。  

可是当我们意识到问题的存在时已经晚了,我们再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念哥我们不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吧?”两个女生听了小磊的话不由的有些害怕了。那也说不定,尽管我心里这么说但嘴上还是说道:“没事,以前我上大学的时候也经历过这种事,况且我们带的野外求生设备也很充足基本上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就在这时,我们听到了嘈杂的人声,估计有十几个人的样子。我们赶紧顺着声音走了过去,很快我们到了一条溪流旁边就看到前面大约有十几个人在休息。这条溪流是在一个山谷之后的,这是我们才发现两边的山谷十分的险峻高耸。我们赶紧往前走去,这时我们才发现他们的装备十分的齐全,甚至有野外的小型发电机,最让人吃惊的是竟然有10个人带了冲锋枪。  

“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晨晨看到拿枪的人有些害怕。  

“没事,我看他们的装备应该是野外的科考队。”我小声的说道。这时他们的人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然后一个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迎向了我们,看这个人的装束,还带着个眼睛年龄估计有50多岁应该是个教授之类的吧。“请问你们是?”那个教授很是有礼貌。  

我也赶紧打招呼:“我们是来这里的游客,不小心迷路了,想请问您能不能帮我们一下。”那教授听了之后面露为难之色:“是这样的,我们是来这里的考古队,不过自从我们来到这里后很多现代化装备都用不了了,现在我们也找不到方向了。这样吧,你们和我们一起走,人多的话也能相互照顾。”小磊急忙答道“好啊好啊,真是太谢谢您了。”我想这小子有又犯二了,不过小蝶还是细心一点的:“念哥,他们考古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带着枪啊!”“我也不清楚,不过就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只能跟着他们找寻出路了。”  

就这样我们跟着考古队一直沿着这个山谷走了往深处走去。在途中我们也很队员们聊的很愉快,原来他们之前进行过一次考古勘探,不过进来的那一批人在发出古墓坐标后就失去了联系。这一批人是来营救那批人外加考古的。刚才那个和我们打招呼的教授叫李玉田,李教授是一个很严谨的人,他说前移队考古队消失没有任何征兆他们传来的视频讯号也十分模糊,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实在一瞬间消失的。可见这个古墓一定有什么秘密。我问教授以前考古的过程是否有过这种现象。教授摇摇头说:“这种情况已经超越了现阶段科学的解释范畴,我们只能尽力了。”  
网友评论
推荐文章